【鲁班学院】程序员的「前浪」与「后浪」

2020年05月06日 15:05

362

鲁班学院


这两天不知道大家的朋友圈有没有被这样一条视频刷屏,“如果你们依然需要我们的祝福,那么,奔涌吧后浪,我们在同一条奔涌的河流。”


奔涌吧后浪.jpg


这是B站所发布的一段关于献给年轻一代的演讲视频,演员何冰以他的声音带我们进入了这段激情澎湃的三分钟。


有这样一句俗语,想必大家也都听过,“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具体来源已不可考,但是所描绘的前浪的场景未免过于凄惨。


❶ 


1995年5月,Java1.0 发布,口号是“Write once, run anywhere"。经过25年的飘摇动荡和升级迭代后,它依旧占据着主流程序语言的位置,还有很多技术人员正通过它完成项目的搭建、业务的开发。


也许依然会存在诸如Python、GO等新的程序语言的冲击,但是宝刀未老的Java语言以强大的生命力和创造力再度焕发着勃勃生机。


如今,JAVA在面向cloud native的语言进化以及面对AI兴起带来的编程语言异构计算的挑战等方面,正呈进击之势,激流勇进。


在程序员圈,总能听到这样一些话,“35岁程序员该何去何从?”这不算是一种职业歧视,但也并非空穴来风。


确实程序员可能会因为年龄问题而在发展上受到限制,以致于会有人担心,“我年纪这么大了,还能继续在一线做开发吗?”,又或者“在供房贷,还有小孩子要上学,我现在的薪水在未来还有多大幅度的提升?”


当不断地对未来抛出疑问,又继而寄希望于工作能给予一个正向的回应,灰暗的阴影就这样笼罩下来,不仅有对于职业方向上的疑惑也有对于自己的质疑和否定。


10.jpg

❷ 


不必急着丧气,在其他人的身上我们也许能窥破天机。比如说罗永浩,很多人应该都知道他最近开始直播带货了,这算是一股“前浪”吧。从前锤子手机大红大紫,如今他正受到某些人的嘲讽,说他掉格,说他落寞。


回想2014年5月,在T1的发布会上,老罗真的造出了第一款手机。那个在西门子公司北京总部以敲烂冰箱这种极端方式来进行维权的老罗,在敲碎了次品的第一锤后,以理想主义者的身份带来了新的智能手机的设计理念。


在坚守对于产品和事业的极致追求后,锤子科技在阵痛中攀升到巅峰。好景不长,两年后,罗永浩被下达限制消费令,不久后离开坚果手机团队。


几经辗转,2020年3月,罗永浩签约抖音。一路走来,是非在己,47岁的老罗路卸下了从前那些极具争议性质的标签,坚定地走在了这条崭新的路上。


有过光环、有过喝彩,也有过不舍,老罗这波前浪并未倒下,而是站稳了,坦然面对这个世界的点评。


11.jpg

❸ 


再来聊聊张一鸣,他开发的今日头条和抖音正以正以日活1.2亿及日活1.5亿强势存活在手机用户中。


2005年,张一鸣从南开大学毕业,以一名毕业生的身份进入酷讯。从普通工程师开始,2年后,开始管理四五十人的团队,负责很多与产品相关的工作以及所有的后端技术。


在后来的一次演讲中,他这样回忆自己刚毕业这个阶段:“1、我工作时,不分哪些是我该做的、哪些是我不该做的 2、做事不设边界。”


就凭着这样的人生信条,29岁,张一鸣创办今日头条,33岁,创办刷爆社交网络的抖音APP。到2019年,张一鸣以162亿美元霸居中国富豪榜第7位。


36岁,张一鸣终于收获了这份延迟的满足感,也延长了成功的喜悦期。


12.jpg

❹ 


最后,再回到前文“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的”这句话。后浪推前浪的现象是让人欣喜的,因为新生力量会给这个世界带来新的思想的碰撞、新的观念的交流、新的技术的升级。但是前浪也是值得让人尊敬的,他们穿过了丛生的技术荆棘,建构了稳固的筑基。


鲁班学院


“廉颇老矣,尚能饭否?”千年前古人也曾这样叩问自己,但三十五岁也好,四十岁也罢,对于技术的探求和人生价值的追索,从来不会因为时间的浪潮袭来,而偏袒任何一个群体。“彪悍的人生不需要解释”,追风筝的也可以是前浪。


更多鲁班学院课程免费试听地址:https://www.lubanjava.com/course.html

加群即可领取最新Java架构师教程资料学习包 群号:1061744644